南山🍁冷啊

世界上最憋屈的事情就是 :你俩在原著里是两口子 可现在只能在剧里假装兄弟情深。

一直都觉得李甜甜这张卡简直嫩的飞起!!!!像穿着大人西装的豪门小少爷!!!!

回顾环太平洋1 你居然告诉我你是个妹纸?????????

看完环太平洋被机器人萌的不行!没有人萌复仇流浪者和跟他差不多的那个机器cp吗!感觉自己有毒。。

扩个列吧。。长风万里的儿子乖到不行。。

情人节居然留宿啦hhhhhhhhhhhhh感觉拿到了好东西。。。

【华山弟子×蔡居诚】嫁衣


“师尊,你的头发为什么是白色的啊?”半大的孩子奶声奶气的问道。
男子勾勾唇角,抬手托住孩子的屁股将其抱入怀中,孩子乖顺的靠在怀里,小手却不安分的去抓那白似雪的长发,男子顿了顿,缓缓开口。

“从前啊,武当山上有一名弟子,叫蔡居诚。是武当山的二师兄,未来的武当山掌门。别看是男子,可生得俊美,武当上下的女子啊,被他迷的一颗心都不知飞到了哪去,甚至有男子也对他心生爱慕。”

“可是呢,他心魔缠身,一心想成为掌门,嫉妒同门,最后他被赶出了武当成了江湖人们口中的叛徒。不知怎的蔡居诚他沦落到了点香阁,一个风花雪月之地,更何况他本就俊美,再加上武当二师兄这么一个招牌,每天接的客人数都数不过来。但是啊,那些来的人各个都不怀好意,每每都是被蔡居诚打的鼻青脸肿的,在梁妈妈的陪笑中装大爷的走掉。只有一个人,每天都来,风雨无阻。。。”

男子说到这里,便是停了下来,好似在回忆着什么。
“师尊!然后呢?然后呢?”孩子不满的皱紧了眉头,大声的催促着。
男子嫣然一笑,继续开口。

“他啊,是华山的弟子,身上带着华山独有的雪的清凉和一股穷酸味。他每天都给蔡居诚送去廉价的宝石,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人倒上酒,好像他才是点香阁的小倌一样。可他那点小心意都写在脸上,又怎能瞒得过蔡居诚。蔡居诚他虽是嘴上不说明了,但是胸中的颤动只有他自己知道。”

“不知何时,江湖上流言蜚语,说蔡居诚和华山弟子走到了一起,还做了男女欢爱之事,然后就这样传到了华山掌门的耳朵里。男男相恋本是大忌,更何况蔡居诚还是一个武当的叛徒。华山掌门大怒,一声令下将华山弟子抓回山里并命令其今后不得下山。”

“可是他呀,脾气就像驴一样,一但下定决心,十头牛都拉不回来。一开始只是不吃不喝,后来竟与巡山的弟子打了起来,一路从山上打到山下,二人两败俱伤,他却杀红了眼,浑身是血,愣是将华山纯白的衣服染的鲜红。最后惊动了掌门,被一剑挑断了右手的手筋,吊在木梁上,饥寒交迫,最后就那么去了。”

“一瞬间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蔡居诚,说他不知羞耻,说他勾引华山弟子还害死了人家。点香阁人来人往,三言两语蔡居诚就懂了个大概,不由得一愣,恍然间又回到了那晚自己醉酒装睡,却听到了那一句小心却又满是情意的我心悦你。”

泪落脸颊,瞬间念白了头发。

“华山弟子下葬那天,送行的人有很多,却始终未见的蔡居诚。”

后来,听江湖上传言说蔡居诚放下恩怨隐居山林,又传蔡居诚早已死去。

再后来,只听得华山山下有一名男子,长相俊美,却始终穿得一身红衣,好似出嫁的新娘。

依稀记得当年我第一次接触all叶时硬生生听成了欧耶。。。。在展子里当场懵逼的我表示这是哪对cp????????

【黑遍全联盟】荣耀四六级

一把废伞:

药草:eyE and his team


树:the thing trying to kill yellow balabala


想不开:talk to yexiu


十年霸图一如既往:hanwenqing with his partners go and go and will never be back
(韩文清:……)


全职高手:the man who can do everything


百发百中的神枪手:zhoushuaibi biubiubiubiu and double kill treble kill finally legendary


战术大师:the man who have black heart


百花式打法:pilipili boom boom boom beautiful but nobody die


江波涛:king of water


喻文州对着王杰希吟唱了一个死亡之门:my husband make a door to invite death to this world to have a party with my boyfriend


如果喜欢,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,而不是炫耀:
If you like this game,treat it as your glory,and never share it in QQzone.


剑所指的地方,诅咒也如影随形:the sword and the bad words go to everywhere together like haier brother


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,骑士般的守护在索克萨尔的前方:rain in night do some gay things to sokesaer


叶修虽然离开了嘉世,但最终带着兴欣杀回荣耀职业联盟,并取得了第十赛季总冠军:Your father will always be your father.


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不可阻挠的,扛着微草,向前飞去:look!eyE and his SSR grass are flying in the sky!


有时候真羡慕,你们这些有手速的疯子:I want have  crazy hands speed like yours,so I can pilipala pilipala with you!


只不过从头再来罢了:just like my CET6


夜雨声烦被管理员禁言了:hhhhh hhhhh 23333 23333.


此生无悔入荣耀,但求一睡君莫笑:f* ck him!!!!!!

一叶落而修知 (算BE?) 短篇



“现在留给账号卡们的时间只有十秒钟了,请账号卡们把最后想说的话交代给自己的操作者吧。”

一枪穿云脸上泛起红晕,眼睛却死死盯着周泽楷。

“主人”

其他账号卡也在这声呼喊中望向了他们的操纵者,眼睛里闪着亮光。

那是托付一生的呼喊,是希望也是荣耀。

也许下一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也许下次见面就不再是你,但是你是我的操作者是我的主人是我一生的信仰。

一叶知秋却无动于衷,没有去看孙翔,反而紧盯着君莫笑身边的叶修,原本明亮的眼睛在一瞬间黯淡无光,却又充满悲伤。

他回头望了望孙翔,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,狠下心向叶修奔去。

“我可以不用队友配合!我可以不要这些银装!我可以不要斗神的称号!我以后会乖乖的!我会让嘉王朝再拿下很多很多冠军的!所以!主人!我求求你!下一次!下一次!能不能不要把我转手让人!不要再让我一个人!”

10秒时间到。

人已消失不见,指间仅剩一张卡片,轻颤却再无言语。